阜阳车房网

东风本田

您现在的位置: 阜阳车房网 >> 新闻中心 >> 人物访谈 >> 正文

阜阳女婿徐雷智  北漂十年终“亮剑”

文章来源:阜阳车房网 更新时间:2012/11/27 9:53:02

     他叫徐雷智 ,也叫徐健。徐健是他身份证上的名字,徐雷智是他出道以来的艺名,这个目前还不怎么为大众所熟知的名字先后出现在《亮剑》、《西安事变》、《光荣岁月》等著名电视剧的演职表上。

    他给人的感觉不像演员,因为安静腼腆。“谦逊低调”是徐雷智行走在演艺路上的护身符。

    对于一个学历、背景、关系一无所有的男人来说,从阜阳到北京,从小喽啰龙套到胡军的搭戏演员,从2004年的房租600/月到2012年的房租3000/月,是一个小人物积极面向生活、努力生存的过程,是一个“咖喱啡”(意为临时演员,是香港影坛通行已久的特有代名词)孕育梦想的过程,是一个可以唤起更多小人物内心珍藏着的“演员梦”的过程。

 

北漂源于赌气

    11月份的阜阳接风晚宴上,徐雷智一身休闲装,安静地坐在餐椅上看着朋友们相互碰杯劝酒。朋友让他绕桌敬酒,他就一手酒杯一手酒瓶地敬,碰到有人要他斟满时,他不好意思地赔笑:“我是真的不能喝。”

    他一点都不像一个演员,那历练于灯红酒绿、残酷竞技场的圆滑、奔放、高调貌似跟他不沾边。

    “低调内涵才能让他人更喜欢你,也才能让男演员的生命力更持久。”他介绍自己的行事方式。

     这倒不是他经历了什么坎坷后悟出来的道理,而是他性格本就有些“闷”,有些“正”。

2004年,他北漂,是因为赌气。他原本在阜阳某国企公司工作,一项工程的工程款不到位,这让他付不起手下20多名员工的工资。气愤加愧疚,他申请辞职,后来,在单位领导的劝说下,他办了停薪留职。

    初到北京,他没有想过要当演员,找的第一份工作,是他的老本行——北京一项市政工程的技术员,结果他被骗了,二十多天后,老板不给工资,他要,只要来六七百元。

小人物在北京

     当时,阜阳市话剧团的一个朋友在北京当演员,徐雷智从小喜欢文艺,在阜阳也经常参加文艺演出,他想起自己这个特长,就对朋友说也想当演员。

     朋友让他跑剧组。他就拍了照片,简历上是他在阜阳演的小品、话剧。跑了一个多月,一个《动什么别动感情》的电视剧剧组用了他,他是群众演员,一共5场戏,一下午搞定,报酬顶他在那被骗的20多天的。

     接着他继续跑剧组。第二部戏是儿童电影《美狐尤莉》,他演一名勘探队员,几乎没台词,跟全场,拍了一个多月。

     紧接着,他又为自己争取到第三部戏——电视剧《亮剑》,他演一名国民党军人。100多天里,他拍了60多场戏,播出时,他发现被删了20多场。

     这三部戏集中于2004年的6月至9月,背后是他不停歇地跑组、一大叠照片、一大摞个人资料、高涨的电话费……从2004年到2007年,他不断给自己找戏,他不求戏份,只求在北京生存下去。

     他是怀揣十几万积蓄北漂的,仅仅两年后,他就不得不经常请求四合院的房东老大爷缓一缓600元的月租。

     他乘坐公交车跑组。公交车总是很挤,他发现首都的人们也不总是排队的,每次他都很绅士地后退,装作很无所谓地和同伴调侃“让他们先上,咱做下一班”。然而,下一班,往往更挤。

他干脆放弃乘车,步行十几公里去剧组。

    2002年他第一次去北京时,对北京的印象是“大、繁华”,2004年他以北漂的身份去北京后,对北京的印象是“创业的地方,不适合生活,节奏太快,人情味太淡”。

 

从群众演员到反一号

     一直到2006年《亮剑》开播,徐雷智才感觉自己算是走上了演艺道路。最明显的转变是他不再是话剧式的强调形体表演,而是能够领悟角色的内心,对角色的把握更加准确。

真正的开窍来自于2007年开拍的电视剧《西安事变》,他和著名演员胡军搭戏,30多场戏对于他来说就是30多节表演课。

     剧组杀青后,胡军请吃饭,演员里面只请了徐雷智自己,《西安事变》导演叶大鹰对他说:“你,我一定找个机会好好合作。”

    《西安事变》之后,徐雷智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一年不跑组。他做到了,有剧组上门找了他。

     2008年他又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两年内,让制片公司主动找我签约。目前已经有两三家制片公司找上了他,其中一家是出品过《亮剑》、《玉观音》、《一米阳光》等著名电视连续剧的海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如果没有意外,就在今年,徐雷智就有可能成为海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旗下的演员。

     八年前,徐雷智是群众演员,八年后的今天,他在最新一部电视剧《暗渡》中,饰演反一号——日本军官中左小野。

     中国人演日本人是一个挑战,徐雷智希望自己从外形到口音都看不出来中国演员的痕迹。导演本来给他设定的是一个严肃的军人形象,他提出自己的想法,中左小野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以微驼、伸着脖子的二流子形象示人更稳妥。他喊男主角“汤敬武”的方式是“汤——敬——吴”,还总把“枝枝花”读成“唧唧花”。

     他把这种状态带到了戏外,杀青前,他对导演说:“再不杀青,我就得精神分裂了。”







咖喱啡的梦想

     在个人简介上,徐雷智的籍贯是江苏徐州,这让很多阜阳人不解,其实他就是江苏徐州人,父母至今还住在江苏徐州。

     他出生于1971年,在上海城建学校(今上海城建学院)读中专时,认识了妻子,妻子是阜阳人,他就在阜阳定居了。现在他的编制还在阜阳,他的儿子已经16岁了,在一中读高中,是理科优秀生。他们的关系很好,不见面时,徐雷智会打电话,儿子每年的生日,假如不能陪伴,他会精心准备礼物。

     徐雷智现在年薪已经五六十万,他没在北京买房,一室一厅的房租是3000元,他把收入的大半寄回了徐州和阜阳。

     直到现在,当生活不再捉襟见肘时,41岁的他才开始敢有梦想,那就是在3——5年的时间里成为中国的二线演员。

     他对此注重过程,甚于结果。他认为对于男演员来说,内涵比名气更重要。因为谦逊温和,他交了很多朋友,他说娱乐圈就是朋友圈,人脉越广,获得推荐的机会就越多。他还认为要想做戏,先要做人,因为戏是可以慢慢提高的。

    在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各行各业的徐雷智们在积极地面向生活、依循美好的人生哲学,生存、闯荡、孕育梦想。就在北京繁华的街头,那个徐雷智,已经赢得了生存,开始孕育梦想。徐雷志主要作品

[责任编辑:admin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社区 【字体: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