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车房网

东风本田

您现在的位置: 阜阳车房网 >> 新闻中心 >> 人物访谈 >> 正文

月娇的幸福曲线——访月娇董事长刘振辉

文章来源:阜阳车房网 更新时间:2012/8/8 18:14:04


   











引子:88年,17岁的他辍学离家,打工学艺,省吃俭用一年赚得人生第一笔钱200元;89年,18岁开始的他开始创业,买木工用具在家乡各集镇登门加工做沙发,每天手工20-30元,一年下来竟然也赚了一万元;高兴的他就想到河南淮滨开店,幸运再次光临,当年投资当年收益,短短70天,即赚到7000元;91年—95年建立小型加工厂,年销售额达到500万元,同期工人达到60—70人;95年回到家乡阜阳建厂,启用“月娇”品牌,98年产值突破1000万;而今,“安徽省名牌”产品“月娇”早已成为皖豫苏鄂等省市百姓心中家居用品的首选品牌,年产值过亿元。是谁创造了这些奇迹?他就是—安徽月娇集团董事长刘振辉,一个用勤奋开创事业、用踏实做好产品、用良心坚守品格的人,一个和“月娇”一起为千家万户的幸福快乐画出幸福曲线的人。

在皖北这些个地市中,也许你并不熟悉刘振辉这个名字,但你一定听说过“月娇”这个品牌,甚至刚好就是这个品牌的用户,就算不是,你可以随便问问你身边的三个朋友,也一定会有一个、二个、甚至三个正在使用着月娇的产品。而刘振辉,正是这个品牌的缔造者,只是因为一向低调行事,他的商海传奇才因此极少为外界所知。

了解刘振辉的朋友,都说他的创业经历像极了某个熟悉的影视剧情节:一个纯朴的农村少年迫于生计到他乡学徒,靠着“勤奋”二字,在一帮师兄弟当中出类拔萃,出师后只身投入商海,历经坎坷磨难,最终闯出一番大业……

少年离乡勤学手艺

时光回溯,1988年初,刘振辉十七岁,正是风华少年。“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刘振辉从小在淮河支流谷河岸边长大,但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他并没能够享受到淮河所给予的恩赐,当时,他所在的临泉县滑集镇高集乡,乡亲们还处在千方百计土里刨食以保证温饱的时期,成为 “万元户”,那时候仍是绝大多数村民的终极财富梦想。

具体到刘振辉的家庭,生活的压力更显窘迫。他在五个兄弟姐妹当中排行老三,每学期光是学费就够父母发愁的,再加上当时各项农业杂费,家里实在承担不起,于是在刘振辉尚未初中毕业时,父母就合计让他出去学一门手艺,指望着以后能养家糊口。

为什么在几个孩子当中却偏偏选择了让刘振辉去学手艺?据刘振辉自己回忆,当时家里的重活都是老大、老二扛着,而他和老四干得少一点。但是,那时的他其实已经长成了大个头,理所当然的最合适人选,现在回头看来还是父母想的远一点,不想一辈子让孩子都像他们自己一样出苦力,如果出去打工,一是能挣点钱贴补家用,二来学到技术,有个出路。所以,当时的刘振辉肩负着双重期望:学手艺、养家。于是,带着梦想他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段旅程。

父母认真考虑的结果,是让刘振辉前往滁州,去投奔父亲的一个老朋友学做沙发。一床被子加十五块钱路费,就在尚未成为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时,刘振辉背着空空的行囊离开家乡,第一次走向外面的世界。他并不完全了解自己面对的将是怎样的生活,但临行的时候,父亲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让他真正感受到了压力的存在:“去了要好好学,学会了你就回来,要是学不会你愿意到哪儿就到哪儿去吧。”

师傅也是农村人,起初当过工人,后来离开企业,成了走村串户上门订做沙发的手艺人。刘振辉的学徒生活大致可以这样描述:每天跟师傅一起用扁担挑着海绵、皮革、弹簧之类的沙发材料和被子,沿着崎岖的山路在山村之间奔走,寻找需要订做沙发的人家,做完这家再到下一家,最多一两天就要换个地方。白天东家多数会拿出腊肉等山村里最好的饭菜来招待,晚上师徒几个就在东家的堂屋里铺上稻草和自带的海绵打地铺,今天看来,这样的生活可能有些辛酸,但在当时,这样的日子并未让刘振辉感觉煎熬,相反,他觉得比在老家的生活更加充实。

山里的奔波劳苦一点也没有抹去临行前父亲的叮咛声。“既然父亲对我寄予那么高的期望,自己又没有上好学,现在走上了这条路,就一定要什么事都干的好些。”刘振辉暗暗的下了决心,有了这样的决心,再加上师傅一段时间以来的指点,刘振辉不仅比几个师兄弟进步快,甚至比师傅做出来的东西都要更好。

吃苦耐劳、心灵手巧,这些特质让刘振辉很快获得了师傅的信任和赏识。随着生意越来越忙,师傅干脆把师徒几个分成两组,他自己带一组,让刘振辉带着三个徒弟组成另一组,分头上门揽活做。这时候,距离刘振辉离开家乡还不到一年时间。

在山乡里学徒的这段日子,师傅不仅教了手艺,每个月还给50块钱工资,而刘振辉除了穿衣服、买牙膏牙刷之类日用品,大半年下来还节余200多块钱。1988年底,十八岁的刘振辉带着这笔钱返回家乡,他正式出师了。

    白手起家崭露头角

时值隆冬之际,但这时的刘振辉心里却有着火一样的激情。他记得回到家乡那天正值农历腊月初八, “吃过腊八饭,就把年来办”,皖北农村已沉浸在迎接新年的气氛中,而刘振辉却正在合计自己的另一番计划。第二天早上,他和父亲商量,将自家一棵树伐掉,打成木料,尔后揣着自己辛苦挣来的那200块钱到阜阳买了一些沙发材料,一个人在家里做起了沙发,他要赶在春节前试着将自己的手艺转化成商品。

虽然工艺流程已经滚瓜烂熟,但在自己的家里,既没帮手又缺少全套的工具,许多意料之外的困难还是让年轻的刘振辉有点措手不及。但是,梦想的种子一旦种下,又岂会轻易的就放弃,必然会顶风冒雨,不惧困难,直到发芽、开花。晚上家里没有电,刘振辉就点起煤油灯,在昏黄的灯光下敲敲打打、精雕细作,宛如对待一件伟大的艺术品。功夫不负苦心人,腊月二十前后,浸润着刘振辉心血的两组沙发做出来了,欣喜不已的他和家人一起用板车将其中一组拉到集镇上,没想到很快就被人相中,并以320元的价格被买走。光阴轮转中,刘振辉和他所带领的月娇企业集团公司已发展成现代化集团公司,公司的日销售额也早已数以万计,皖北各地、甚至全省以及临近安徽的部分省市的百姓对月娇品牌也都已经耳熟能详,成为深受市民百姓的喜爱的品牌。但320元这个数字,直到今天,刘振辉还能清晰的记得,这是他自己所做的第一笔生意,60块钱的利润让他在今天提起仍兴奋不已。

所谓“万事开头难”,刘振辉虽然很快做成了第一笔生意,但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仍然需要继续采取“小打小闹”的经营方式,逐渐积累经营资本。回想刚开始时的那段时光,除了在家做成品,他更多的时候还是像师傅那样登门加工,由东家自己提供木料,他来做出东家想要的成品。现在想来,那时赚的仍是辛苦的加工费而已,材料和工艺都没有什么特别创新之处,比别人更好的是他的耐心、细心和热心。从普通农家到医院、粮站、学校、各机关单位,刘振辉走遍了周边大多数的乡镇,因为做出的沙发做工精细、价钱合理,他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生意好的时候,他可以在一些乡镇连着呆上两三个月。

随着技术的不断成熟和越来越开阔的眼界,他越来越知道这种“吃百家饭”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梦想。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一段时间后,阜南一家私营沙发店业主慕名找到刘振辉,请他过去做加工师傅。但那是一段不太愉快的合作,因为老板失信克扣工资,刘振辉就打算回到临泉县城自己开店,不巧的是师傅此时刚从滁州也回到临泉,不愿抢师傅饭碗的他只得重新考虑,最终他决定将自己的生意安在河南淮滨。

这之前还有一段小小的插曲:在决定到淮滨发展之前,刘振辉曾想来阜阳考察,后来因为信心不足而打了退堂鼓。而淮滨县距离刘振辉的家乡不远,也算是自己当时有信心占领的一块市场。临走之前,他将自己挣下的钱拿给父母,翻盖了家里的房子,自己带着剩下的1800块钱前往淮滨,租下背街的两间房子,开起了自己的沙发店。

此时是198910月份,刘振辉清楚地记得这个时间。因为口碑较好,虽初来乍到,却仍然有不少客户上门定做,他和一名徒弟连天加夜地干活,到春节时短短70天的时间里,师徒俩凭着出色的技术竟挣到了7000块钱,平均一天挣100块钱,这在当时可算得上是相当可观的收入了。接下来的一年,生意更是顺风顺水,房东看他们生意好,一年里竟涨了三次房租,这口气让师徒俩实在难忍,第二年,刘振辉用手里攒下的两万多块钱在淮滨县城郊买下一个小院,搬进了自己的房子里。

从置办房产到增加人员、扩大生产量,这一刻开始,这个沙发加工作坊开始了滚雪球式的发展。到1991年,跟着刘振辉的工人已经达到20人,小作坊成了小型加工厂,刚买的小院又不够用了。于是,他又赁了相邻的两个院子。时间到了1993年,眼看板式家具开始流行,刘振辉率先南下广州请来一批技术人员做家具。到1995年,他这个加工厂已演变为板式家具厂、沙发厂和床垫销售门市部。加工、经营队伍超过五十人,销售额也猛增到500万元。

移师阜阳巧解困境

生产经营队伍不断壮大,销售额不断攀升,刘振辉的家具生意足够同行羡慕。但在他自己看来,一个县城的市场已没有太大空间,而另一方面,自己的工厂并未真正建立起规范化的企业制度,要进一步扩大规模、做大产业,建立规范的现代化企业是必由之路。由此,刘振辉站在了一个新的起点上,一个家具产业的新版图在他心中渐渐清晰。

也正是此时,刘振辉产生了进军阜阳的想法:阜阳不仅是自己的家乡,地理位置优越,经济发展速度也明显优于周边地市。更好的是,当时刘振辉瞄准的床垫产业,还尚未在阜阳及周边200公里范围内打开市场。发展机遇不可错失!199551日,刘振辉来到阜阳简短考察之后,便立刻决定将淮滨的全部生意交给父亲和堂弟,自己带着50万元启动资金来到阜阳。

到一个新的城市创办一个全新的企业,对于刘振辉而言等于“二次创业”。他将自己的产业重点设定为床垫,并启用“月娇”这一品牌。为了购买生产设备,他一笔就花了将近30万元,再购进一批原材料,50万元启动资金已所剩无几,为了节约流动资金,他在城东租下一个大院,克服种种困难,于101日设定的日子准时开始生产,然后同时迅速的将产品推向市场。

然而,新的、更大的困难出现了。产品送到市场之后,因为“月娇”这个品牌还尚未建立起知名度,代理商不愿意要。怎么办?刘振辉从一开始就将月娇床垫定位为高端产品,从原料到生产过程都采用了较高的行业标准,他下定决心,无论困难多大,都不能自降身价,不与销售低端产品的商家合作,自己另辟蹊径。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最终帮助“月娇”打开困局的是广告。刘振辉拉了两张床垫到阜城北三角农贸市场,找来两辆拉水果的大车,在床垫上来回碾压两趟,并现场拍下广告。新颖独特的广告创意和过硬的产品质量,在经过媒体全方位宣传后加上市民的口口相传,当年的月娇居然卖掉了2000多张床垫。

逆境中的坚持渐渐收到了效果,早期的消费者经过时间验证,对“月娇”品质的夸赞使得整个企业在1998年迎来飞跃,床垫销量猛增到8000张,产值达到1000万。此时的刘振辉没有一点懈怠,他知道,他想要的远不只这些,手里资金稍微宽裕一些,刘振辉立即斥资拿下了颍泉区泉北办事处一块3000余平方米的土地,新建了厂房,上马了新设备。这些在当时有点超前的做法,今天看来,正是那些正确的决策为“月娇”日后的大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宽以律企厚以待人

在今天的安徽月娇家具有限公司生产车间,你可以轻易找到已在这里工作了七八年的员工,还有一些员工已在这家企业工作将近十六年了,换句话说,有些员工从刘振辉在阜阳建厂之时就在他身边,直到现在。员工对于公司的忠诚度,由此可见一斑。

这个在外界看来有点不可思议的细节,对于刘振辉来说却是件自然而然的事。他自己从学徒到企业家的全部经历,尤其是曾给别人打工的短暂经历,让他格外懂得照顾自己的员工。在月娇公司内部,每年的525日是属于员工的节日——企业年会,每到这个时候,公司都会对工作突出的员工予以表彰奖励,其中一个特殊的奖项是“年限奖”,根据每位员工在企业工作年限的长短发放现金奖励,工作年限越长奖金越高。

采访中,刘振辉对笔者说:“优秀员工是企业发展的基石,员工其实和家人一样,您对他们实实在在,他们回报您诚心诚意。” 在月娇公司,刘振辉一直秉持两项最根本原则:第一,不管多困难,员工的工资一天不迟地兑现,一分不少地发放,从来不拖欠员工工资,宁愿原材料款欠着,也不欠员工工资。第二,不管什么时候,员工的工资不比同行业的厂家低。“工资比人家高,工人自然就会把产品从质量到外观做的都比别人好。”

家居行业有着较强的季节性,有淡季旺季和平季之分,月娇公司为了保障员工在淡季收入不受影响,专门设置了保底工资:淡季保底工资一般是1500-1800元,旺季就是计件工资多劳多得。“淡季时订单少的情况下,工人如果没活干、拿不到工资,他们的生活就有压力,所以淡季我们公司要贴一些钱,确保工人工资不受影响。”刘振辉说。

除此之外,月娇公司还提供不同形式的集体宿舍,如双职工宿舍、集体宿舍等,夫妻双方同在这家公司工作的,一般还会有一间房或两间房可供其单独使用,而公司仅象征性地收取一点费用补贴水电费之类。目前月娇公司共有近四千平方米职工宿舍,下一步公司还将为部分优秀员工提供套房,用来改善和解决他们的住房需求。

厚待员工是刘振辉行事风格的其中一个方面,在经营中,诸多细节也都能体现出他的厚道。产品质量是企业经营的核心,他要求自己的企业做沙发、床垫必须用一级木料,海绵密度比一般的厂家要高5-10个单位,布料也是经过认真挑选,坚决买原版布料,弹簧钢材一般都是国标一级钢材,并且宁愿为此付出更高的成本。工艺方面,则要求一次成形不能返工,不能有不合格的产品流入下一道工序。上述种种细节上的严格要求,如今在月娇公司已形成一整套的质量管理体系,并被完整而严格的贯彻执行于每一道工序,终极目标也只有一个:对用户负责。 

布局产业放眼未来

如今,月娇公司在阜阳颍泉开发区已拥有占地20多亩、使用面积15000平方米的现代化生产工厂,但仍然远远不能满足生产需要,为此刘振辉将邻近的一栋建筑也租了下来。“当初有20多亩地我就非常高兴非常满意,现在看来又不够用了,现在我们的实际情况需要50亩地才能实现预定的生产规模,现有的厂房只能实现五六千万的产值,所以现在的月娇正在积极申请通过相应的程序再拿一块地建设一个更现代化的厂区。”刘振辉说。

生产规模不断扩大,作为企业管理者的刘振辉,也在商海中磨砺得更加成熟,他坦言“一到南方考察回来就干劲十足,每次去了回来以后我们都想着怎么扩大生产量和销量。是南方更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更时尚的产品风格给了我们不断向前发展的灵感。”因此,如今的他依然坚持每年到南方考察三五次,学习经验、拓展视野。在此过程中,安徽最大的厂家直销家居生活馆月娇生活馆在他的脑中不断的被勾勒出来,并最终于2010年在阜阳建成,展区面积达到6000余平方米,集展示、销售、客服等多种功能为一体,为安徽同行业首创。

辗转于厂区内,今日的月娇公司早已看不出初创时小作坊的影子,对于现代化设备的投入,刘振辉更是从不吝啬。1995年来阜建厂时购买的那批设备,多年前就已淘汰卖了废铁,2008年开始,公司逐步更换了现代化的电脑控制流水线,总投资将近千万。即便刚刚更新过设备,如今每年的上海机械展他仍然都会参加,看到适合的先进设备,还会及时出手订购。“最好的工人+最好的原材料+最好的设备,才能生产出品质最卓越的产品”刘振辉说这是他一直以来做企业、做产品的理念,只有最优势的资源组合,才能最大化的取得效益。

企业在稳步发展,刘振辉却从未满足于现状,他要打造一个更加庞大的家居产业基地。在他和他的企业“十二五”规划中,未来五年之内有三大目标:一、进入资本市场。二、成立集团化公司。三、成为中国名牌,产值争取达到3亿元以上。

为了更加全面的规划和布局企业的发展战略,实木家具、松木家具乃至汽车座垫产品,都已列入月娇公司未来的扩张计划,并将在未来两三年内变成现实。就在不久前,刘振辉说他们还应缴前往江淮、奇瑞等汽车生产企业考察,准备相互对接做配套产品。

从企业战略的角度来说,眼下发展目标则是将阜阳基地的拳头产品做好、做精,进一步提高档次,产品目标定在三四类城市,把品牌做成三四类城市中的一线品牌。另一方面,刘振辉已于2009年在合肥市征用30亩地建设集团高端家具生产基地,主要生产高端的松木家具,面向一二类城市销售,目前该厂区正在建设,10000多平米的厂房已经建成,今年上半年即可正式投产。

从品牌建设的角度,刘振辉的目标是争取在三年内让“月娇”成为中国名牌。2010年月娇公司就提出争创“安徽名牌”,经过一年的努力,新春伊始,就在笔者搁笔之际,喜讯传来,经省有关部门认证,“月娇”系列产品正式获评为“安徽名牌”。此次,阜阳市区获此殊荣的产品只有“月娇”一个品牌。同获“安徽名牌“殊荣的服务类“阜阳商厦”在阜阳及皖北早已是商业服务行业的领军企业,和阜阳商厦相比,对于月娇人而言,这是荣誉更是动力。所有的这些都为下一步有意进军资本市场的“月娇”系列产品奠定了更为坚实的基础。

进军资本市场,是刘振辉和他的企业下一步发展的重要目标。“一个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就需要一个更大平台和空间,这时也只有资本市场的介入和推动才能让我们走的更远。”时常密切关注经济动态资讯的刘振辉,希望通过进军资本市场获得融资机会,更好更快的促进企业发展壮大。

看看月娇走过的路,笔者有许多感慨,一路走来,月娇早已成为我们阜阳骄傲的“安徽品牌”之一。下一个五年呢?短短的五年时间,光阴一瞬间,刘振辉和他所带领的“月娇”能迅速实现企业稳步健康扩张的远大目标吗?看了他的构想,或许有不少人会发出这样的疑问。但是,请想想他从偏僻乡村一路走来的全过程,请看看他和月娇一起为追求幸福生活的人们画出的幸福曲线,纵使我们仍然有一万个怀疑的理由,谁又能否认,完成那些“不可能的任务”的人,恰恰都是敢于编织梦想并为之不懈努力的人呢?

 祝福下一个5年!祝福刘振辉和他的“月娇”画出一条更完美的幸福曲线!

[责任编辑:admin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社区 【字体: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分享按钮